伊呀伊呀哟

在所有物是人非的景色里,我最喜欢你了

【泷谷源治x鸟饲诚一 无差】Toxicant



啊啊啊啊啊要疯,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写到最后称谓都乱套了!!自己开的脑洞要自己补起来!!!无差是因为我不是很习惯年下可是鸟饲你真的很受诶(并不)所以你们自己想象吧!!!



泷谷源治第一次见到鸟饲诚一是在自己常去的那家酒吧,那晚刚和老头子吵完架心情烦闷点燃一根烟踏进店门便看到一个生面孔坐在自己常坐的位置,裹着纱布穿着羽绒服以及脸上还没有擦净的血迹,除去那拒人千里的气质依旧怎么看都与这个嘈杂脏乱的酒吧格格不入,泷谷源治有些不爽的越过舞池中的众人抬腿踢了踢鸟饲诚一的长腿椅“喂,起来”

结束完任务没有急着回家的鸟饲诚一不知不觉绕进了这条巷子,随着人流挤进了这家生意还不错的酒吧挑着僻静的位置点了一杯威士忌,白天同事问起嘴上说着我没事的伤口不疼那是假的,一想到痊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日后行动不方便或许现在用酒精麻痹自己最好,鸟饲诚一抿唇入神的晃着杯里的冰块甚至没有注意到源治的逼近,感觉到颇大动静转身看见贴着创可贴一脸戾气的年轻人正嚷着让自己起身,鸟饲诚一一口饮尽杯里的酒把钱压在桌子上起身准备离开。

泷谷源治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的听话(?)觉得火气更大了,他这是在瞧不起我么!猛吸一口烟丢在地上踩灭咬牙吐出俩字“站住”周围人早已自觉躲在一边看热闹,可是对方却毫无理睬自己的意思动作先于理智便向人冲过去,鸟饲诚一虽说一只眼受伤不过对付小混混的技能还是满点的,感受到背后人的怒气往另一边闪开一个飞快的身影蹭过衣角跌进人群,鸟饲诚一一时觉得有些好笑扬了扬下巴,语气一如既往的傲慢讽刺“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

“可恶”泷谷源治爬起来嘴里不停的恶狠狠的骂着抬头对上鸟饲诚一漆黑深不见底的眸子心中一颤,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泷谷源治至今都无法形容,绝望悲悯却又寒心?捏紧拳头的手又慢慢松开目送人离开又想起什么跟着冲出门“我叫泷谷源治,你叫什么”鸟饲诚一认为他们根本没有交换个人信息的必要,出了这个门他们或许今后都不会见面,没有做停留的继续往巷口走。泷谷源治见状继续大吼“喂,你要不要来跟我混”鸟饲诚一没有料想到对方会来这么一句,顿了顿身子勾勾唇“呵…幼稚”索性加快步伐消失在巷口。

求各位大大多多带我们鸟饲玩儿qaqqqq!!

评论(4)
热度(20)

© 伊呀伊呀哟 | Powered by LOFTER